首页 > 攻略

崇礼国:爱与忧愁

2016-11-02

(撰文:Sunny ;摄影:王纯新)

第一次,是随风这位资深越野驴友把我带到崇礼,半个月后,我自己就带家人又去了崇礼,我告诉他,我想要在这里买房定居了,随风说,欢迎你加入崇礼国。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崇礼国这个名字。后来,在崇礼的几天里,我又听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场合提到崇礼国,含义却都不尽相同。

崇礼以前是河北省的一个贫困县,现在被划定为张家口的一个区,从张家口走高速往北20多分钟就到了,再往北20多分钟就是草原天路,继续走就是张北草原。
走在这里的高山草甸和丛林里,倒卧在一片花海之中,仰看湛蓝的天空和那童话里才漂浮过的白云,我的脑海里的第一个感悟居然是:
这才是最好的爱国主义教育!

如果只是为了躲避雾霾、享受饱满的负氧离子、随时沉浸在大自然的怀抱,崇礼国就拥有这一切啊!我为什么要移民呢?拥有这里的山川美景、躲避北京的酷暑和雾霾只需要3个多小时,2022年冬奥会之后只需要一个多小时就可以,这是我在北京每天上班路上花的时间。如果从崇礼中心开车出来,到这些或壮美或秀丽的地方也只需要20多分钟,而且,四面八方都是。

    我在这里遇到了俄罗斯人大力,他说海参崴太冷,北京太热、太燥,他选择了崇礼国。
我听说有位法国人,喜爱滑雪,几年前就在崇礼市中心最好的小区买了4套房,不装修也不出租,他说就等着增值,在中国二十年,他一直在江浙一带投资,现在,每年他在崇礼住半年。看到太舞度假小镇要开盘了,他立刻下订金,他预计这两万多的山沟里的房子,今后一定会到六万一平方米。他说,当年巴黎消除雾霾用了近30年时间,北京起码也得这个时间吧。
    这是一个让我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

    在这里,我偶遇曾经一起去美国的伙伴涛哥,奇遇我同学的妹妹,肉夹馍店的伙计是我西宁的老乡,还有客居容辰的邻居大妈,一定要和我合影,她说她是葵花籽。像是各种有缘之人都来了!又仿佛这里的人们就是这么容易建立联系和情感。

    我曾经在两个国家,六七个不同城市生活过,但在崇礼的短短一周,我却像是多年前离家出走,重归故里的人。

   我也曾多次置业,但这次在太舞小镇买房的经历,更像是一帮邻里想要帮助你安顿下来的感觉。至今,我没有拿到一张名片,一张海报或者宣传册,负责我的莎莎小朋友(他们老板也这样叫他们),给我用微信发资料的时候,先发了几张他们小伙伴出去采的鲜花和蘑菇的照片,然后,像是顺便把房型图也发给了我。然后,就再也没有和我说关于房子的事情了。第二天早上,是她的休息日,她微信问我,出去跑步了没有,再晚了出门,太阳会有点晒的,她还说,跑完步,城里那家尚品的熏肉包子很好吃。
    她对我看他们的楼盘没有表现出很大的积极性,但从太舞小镇回城里的路上却一定要我拐一下去看看崇礼的湿地公园,“可漂亮了,我们晚饭后散步都是到这里的”。
莎莎曾经在北京工作过几个月,她说,我可不喜欢北京,那时候挣的比现在多,可是,必须算计着生活,什么也不敢买。现在,钱不多,可是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这种感觉才好呢。
这几天,没事我就往小镇跑,在山谷的路上,我把车开得慢点再慢点。
伸到天边的白桦林从我身边划过,听着朴树的歌,我竟然有想哭的感觉,幸福不是抽象的概念,仿佛是在全身流淌的电流。在半山上的阿尔卑斯小屋,对着山峦、云霞发呆,他们有空了,我就和他们一起在林间、在草甸上徒步跋涉。

他们下班了,就跟他们去奶奶的地里拔萝卜,爸妈的庭院里割韭菜,摘草莓。

其实,从他们家中的情景看,他们还不能算是脱贫了,奶奶还住在据说超过一百年的土坯房里,除了炕头、铁锅灶台,一个柜子一张活动桌子,一个玻璃镜框,一台老电视机,如果不算是家徒四壁,那是因为两面墙上都贴着巨幅的习大大和彭麻麻的合影画像。
小朋友把我们北京城里人带到这样的家里,大大方方,没有丝毫的犹疑,也没有任何“不好意思,我们家很简陋”这样的寒暄和客套。老奶奶也兴高采烈地立刻请我们上炕,吃她刚烙好的莜面锅贴。
    仅仅在大约二十年前,这些小朋友们出生的时候,家里穷到没有衣服,没有小被子,只有一条毛巾、甚至只有一个口罩盖在他们的肚脐眼上。但这并不妨碍今天的他们健康、自然、自信。他们爱美,总是尽可能打扮自己,他们爱美,一有空就去享受大自然,他们认识所有的鲜花和野菜,也会把这些自然的馈赠做成各种佳肴、饮品,他们每天也跑步、走路至少一万多步,去占领别人的微信封面。  
    晓强是太舞滑雪小镇市场中心的,他们家祖祖辈辈都是虔诚的天主教教徒,他除了上班,也在教会的一些活动中做主持人。如果教会有事他需要请假,老板都会让他走。
礼拜天的傍晚,他带我们去崇礼的大教堂,这可真是个大的教堂,光是上面的尖顶就有六层楼高,这不是政府盖的,而是全国各地的教徒捐款盖的,七年了,还没有完工。晚上七点前,城里和乡村里的人陆陆续续都汇聚过来了,我和小强站在门口等其他人,他和身边走过的每一个人都打招呼。这种邻里相见的感觉我们已经失去了多少年了啊!    
    在教堂里坐定,我的身前是一个还穿着清洁工服装的中年人,左边是一个打扮时髦的小伙子,右手边的老人家起码有八十了,当唱诗班的圣歌响起,所有的人虔诚地双手合十,低声吟唱,我看到了右边老人他那常年在农田劳作已经岣嵝的手指和手指上那残留的黑泥。我想中国今天还有什么地方能把所有的人不分职业、不分阶层,平等地汇聚在一个精神的圣殿之下。

 三百多年前,欧洲的传教士把天主教带到这里,那些洋神父的墓地就在后面的山上,当地人把通过墓地的路当做圣路。
 今天的教堂边上的公寓都被教徒们集中买下,那里有教会办的幼儿园,还有免费的外语培训班,这个教堂有好几个神父、修女都是从欧洲学神学回来的。
我在崇礼见过的外国人说,崇礼的人很nice,比北京人好,热情、朴实。
    我在崇礼见过的外地打工者说,崇礼人好,电动车不锁,放在外面一天也没事。短短一周,我已经爱上崇礼了,但越是这样,我的担忧也越来越重。因为今天的崇礼似乎只有三个热词,冬奥会,滑雪场和房地产。这三个热词正在把崇礼这个不到四万人的小城变成大工地。
    这里的人们都特别感谢那位第一个在这里开发滑雪场的人 ---- 万龙滑雪场的罗老板。因为他的到来彻底改变了这里的生活风貌,也让小镇的人们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滑雪场让原本卖不出钱的原野丛林价值百倍千倍。
    我相信,北京人终将会把这里当做夏天最好的避暑花园,冬天最热闹的运动场。
但是,当山谷里所有的空地都盖上房子,大多数的山峰都被开挖成雪道,优美的山峦被一条条的公路切割开,露出永远也合不上的疤痕。
当古老村落被连根拔起,铲除,给农民一笔钱,在城市的边缘再给一套房子,从此之后,他们的生活就和崇礼的发展无关了,他们将不得不承受高昂的物价,儿孙再也买不起房子。
崇礼的年轻人暂时还有工作机会,因为北京的青年不愿来这里工作。
    今天,崇礼的小朋友凭借他们对崇礼的热爱和自信就可以卖出房子和产品,几年之后,当大批城里人涌入,那些受过更好教育,有更多职场经验的青年涌入,他们就会被挤出去。
当新城镇的建设中,我们用人工的花草去铺排出很多精致的广场,被铲除的却是乡村的自然风貌和乡村中的那些邻里乡情!
    这些才是崇礼最珍贵的财富和资源,这些丢失后,花多少钱也买不回来。
中国新经济发展快四十年了,以我们的经验和智慧,应该不会还用简单粗暴的发展方式去开发北京周边这最后的伊甸园吧!?
    我想对所有开发崇礼、热爱崇礼、想在崇礼国生活的的人们说,让崇礼的原住民留下来,我们只有生活在他们的周围才会幸福,我们要向他们学习,而不是把他们迁走、占据他们的故土。
    政府应该设计一个机制,例如让他们以合作社的形式把土地入股,这样他们就永远可以持续享有这片土地增值带来的好处,而不是一次性地卖掉,因为无论今天给他们的价格多高,多值,从未来看今天,都是贱卖!
我们这些外来的新居民,应该带着感恩的心,多少有点歉疚的心,以我们的专业能力帮助这里的村民和年轻人建立起职业的能力。帮助这里的政府建立软性的基础设施,例如各种专业服务,专业标准,平衡发展的机制等等。
各类开发商、建筑商、运营商都应该尽量雇佣当地人,采购当地材料,与他们共生。


有人听完这些爱与忧愁后说,有大爱的人,才可以做到上面的事情。我说,不对,只要比别人更自私和贪婪就能做到。

因为,大多数人只想要五年的好日子,而我们却想要五十年、甚至更多的好日子。